新闻检索
 
  往期回顾
5期 >> 第4版
流春赋
作者:新闻2101 王嘉怡  发布时间:2022-04-29 05:43:01  浏览:30 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庚子年暮春之月,余即兴休憩之时赏石鼓山景。因时流春景,便文留春景。
     初仰山,心疏然。巍巍如擎立青天,峨峨如覆压余寒。依路而行,有鸟鸣鸣,其声铃铃,远胜乐音。微风携香,迎春悄放,枝条绿盎,清竹目赏。久闷陋室,枯时消逝,踏青一事,实为所思。见我青山,舒畅释怀,盛春虽过,暮春不晚。不由引陶潜诗曰:“知来者之可追。”
     登阶而望,有花净净然。白如玉琢细砌,绽如涟漪浮溪。生于树枝高端,自赏自落阶岸,无关清风向何,孑孑孤处寂然。吾俯身,拾落花,此为玉兰;轻捧手,抚其瓣,一尘不染。此花生于繁而不谄媚,绽于春而不妖冶,颜色净而自身明,虽落土而瓣瓣孤立,虽有香而细细赏品。故得此花傲骨清丽,自凛冬寒梅之后,更是一奇景。
     上石鼓阁,已达平地。鸢飞童戏,家人并行。过木桥,望碧溪,彼岸芳芳然。画卷入眼帘,嫩草携柳芳,红粉染庭院,枝头春意闹。
     其树枝条纤长,其花粉白渐放。蕊中绯无皓,瓣边柔情笑,黛条衬脂口,灼灼是桃夭。《诗经》有云: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,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”见此桃树,如见一佳人。黛眉粉口,回眸一笑,舞姿翩翩,巧笑嫣然,灵眸有情,言语含意。有动人七分之美貌,兼内修三分之才艺。嬉笑闹春景,留得路人睛。
     另有桃红嫁接其上,粉白桃红交相映,绿柳垂条泛溪上,雏菊蘩灿如朝阳,鸟雀啁啾临池塘。
     转行,行于樱花小道。生树繁繁,高耸枝干,粉樱渐落,春意消淡,无见盛开,属实憾然。渐落木樱,更添慕春伤离之感;却留残绽,更思红颜易凋之殇。《增广贤文》曰:“红粉佳人休使老,风流浪子莫教贫。”佳人红颜貌虽好,不抵时间流水刀,聪颖美人应雕心,空有人皮灵魂糙。
     前处,却青青郁郁,茏茏葱葱,树干挺拔巨立,上至凌空顶端。其枝遒遒,其叶针针,其骨铮铮,其质生生。任天纵严寒,不息其隐忍向天生;任地纵渺小,不改其遒劲立地稳。故论语有一妙言:“岁寒,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。”物若似松柏,必有生生不息之躯;人若如松柏,必有锲而不舍之志。任他天寒地缈,亦能无畏生长。
     归路,寻竹林,隐于山中,蜿蜒可入。见竹,终得见君子。其节根根分明,坚韧有力;其叶榛榛相生,碧穿云天。有常青不朽之身而自立,有冲天凌云之志而自毅,有穿云破天之力而自隐。此为虚怀若谷。世人恃才放旷者多,而虚怀若谷者少。柳子厚言:“迸箨分苦节,轻筠抱虚心。”竹为君子,据此可言。入林,可听风啸,风?竹林,翠叶轻撞,余音萧萧,长空寂寂。又闻鸟声起,渐听风声息。光影穿梭,石路徘徊,暖阳浅洒,沉醉忘归。
     已下青山,吾惜春去,落红满地,啁啾已离。且作诗一首:
     临山兮欲语,
     回望兮不见君。
     仰空兮皓然,
     春逝兮唯谁悲慨。
     萧萧兮风喃,
     疏疏兮玉兰,
     孑孑生兮万物悄然。
     渺渺兮浮云,
     回望兮不得见君。
     光阴无情,不闻风息,只顾流春去,吾盼留春停。
上一篇
CopyRight 2010-2011 © All Rights Reserved.版权所有:西安石油大学校报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技术支持:西安青昱品牌策划有限公司 | 备案号:陕ICP备02043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