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检索
 
  往期回顾
7期 >> 第4版
西瓜的记忆
作者:经济管理学院 刘笑明  发布时间:2020-06-15 07:55:26  浏览:5237 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西瓜是个好东西,炎夏消暑最相宜”。昨日购得宁夏压砂西瓜一枚,大快朵颐之时,看到朋友圈微信一条,不觉莞尔。说是五零后、六零后吃西瓜,瓜皮上不留半点瓜肉;八零后、九零后吃西瓜,皮肉之分渐不明显;至于零零后,则仅食瓜心沙瓤部分。零零后从小生活在蜜罐中,吃西瓜又挑又刁,甚或是暴殄天物,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我是七零后,吃西瓜时却是恨不得连皮都吃掉。想来这种令人侧目、“为人不齿”的死相吃法与年轻时的一些经历密切相关。
     最早关于西瓜的记忆是在孩提时代。那时生产队每年都聘请一个外地人帮着务(指导种植与管理)西瓜。瓜熟之际,就是我们这些小孩子深受诱惑之时。胆子大的几个,会趁着夏日午后,有人把风,有人偷爬,在瓜蔓掩护之下,将一个浑圆的西瓜,连抱带滚,弄进旁边的玉米地,然后美美享用。我胆子小,有过数次冲动,但从没敢真正参与,只好等着、盼着。立秋过后,暑热减退,也到了该扯蔓收官的时候。这时,队里会将剩下的西瓜,包括一些生瓜分给各家各户。对于我来说,最高兴的事情,就是跟着大人去地里拉瓜。看着满满一架子车西瓜,我的心里乐开了花。
     后来分田到户,要吃西瓜得靠自己解决。好在那时人们手里有了余粮,日子好过了许多。三伏天,村里经常会来卖西瓜的小商贩。几声或悠扬或高亢的吆喝过后,便有想吃瓜的大人小孩聚拢过来。几番讨价还价之后,人们会从家里提来小半蛇皮袋子小麦,换走好几个又大又圆的西瓜。每当此时,大人小孩一片欢腾。用小麦换西瓜,成为我现在在课堂上给学生解释以物易物时最常提及的例子。我觉得这远比羊与斧子的交换来的更直接、更接地气。
     我家经济紧张,用小麦换瓜的时候并不多。换来的西瓜,也不是一次吃完,而是保存下来,隔几天,想的实在不行了,才解决掉一个。为了获得更好的口感,有时会把西瓜放在水桶或篮子里,下到井水里冰着。等到某天中午干完农活,热得全身冒汗的时候,再吊上来,分而食之。那种快感,是没有办法用语言形容的,也远非现在冰箱里冷冻的西瓜可以比拟。我家兄弟姐妹多,吃西瓜出现“抢槽”现象在所难免。要能吃到更多份量的西瓜,吃瓜技巧显得格外重要。我的经验,一是要快,快自然是吃的时候不能吐籽儿,如囫囵吞枣状;二是要一气呵成,拿起一芽(将西瓜切成一块一块的月芽型),像吹口琴一样,从左至右,一扫而光。作为家里的老小,我还有一个耍赖皮的办法,就是趁人不备,在每块西瓜上咬一口,先占为王!
     除了吃西瓜,我还有过卖西瓜的难忘经历。上中学的那年暑假,小姨家种了几亩西瓜,忙不过来,就找我做帮手。我和表弟要做的事情是看瓜、下瓜和卖瓜。瓜田距离村子有好远的一段距离。为了防止有人偷瓜,我们必须呆在地头临时搭起的瓜棚里。白天看瓜倒没什么,我和表弟爬在简陋的床上,写写暑假作业、聊聊天,也是很惬意的事情。但晚上看瓜就不一样了,旷野、暗夜给人一种无尽的孤独感,心里难免会胡思乱想。偶尔有一声鸟叫或有一只小动物悉悉索索地跑过,会吓得我俩心跳加速,大气也不敢喘一下,完全没有鲁迅先生笔下闰土护瓜的英姿。下瓜时大家都很兴奋,但也很累,需要把摘下的西瓜一个一个抱到地头的车上去。摘瓜得有一定的经验和判断力。那些两侧绒毛褪尽、瓜皮泛白、瓜捻变干,用手指轻弹一下,声音发闷的,八九不离十是成熟的西瓜,可以大胆拿下。摘下的西瓜,还得想办法卖出去。那时卖瓜,全靠走街窜巷。我和表弟曾拉了一车西瓜,单独去卖。于我而言,卖西瓜是件很难为情的事情,生怕遇上熟人,尤其是班里的女同学。卖西瓜需要大声吆喝,我们两个人谁也不好意思喊,感觉自己就是《人生》中卖馍馍的高加林。
     20世纪90年代中期,我大学毕业,被分配到一所乡村中学任教。学校位于北山脚下,梁星源祠堂旧址之上。梁星源自幼家贫,但聪颖好学,后中举入仕,曾随林则徐进行抗英斗争;咸丰二年,在湖北布政使任上,参与阻击太平军,城破而亡。为表彰其功绩,清政府拨专款修建了这所祠堂。“潜读无车马,腾飞有星源”。意气风发的我,在豪情万丈的校长带领下,和我那些可爱的学生们在这里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一段时光。这段记忆里,当然也离不开西瓜的影子。那时工资水平还很低,夏日里,学校能提供给老师们的福利,就是吃西瓜。集体活动之后的西瓜盛宴成为永恒的记忆。在中学任教的这段时间,还有一桩糗事,不得不提。话说某天课后,和一同事去学校周边的瓜地买瓜。我俩觉得卖瓜的小孩年龄太小,就对他说:去,把你妈找过来,让她卖给我们。那天晚上,我去高三教室检查晚自习(我是值周员),无意中发现坐在后排的一位女学生,竟然就是下午卖瓜给我们的那位。四目相对时,那叫一个尴尬呀!
     时间进入2000年,我考上了研究生。一切的付出总算没有白费!离开单位之际的一个晚上,我请同事们又来了一次西瓜宴。一位教语文的老师,看到我啃瓜皮的贪婪相,讲了一幅对联,“坐南朝北吃西瓜,皮向东甩;思前想后观《左传》,书往右翻。”短短两句,嵌入了“南北西东”和“前后左右”四个方向与方位,幽默轻松,妙趣横生,其才思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后来,我才知道,这幅对联是大咖东坡先生的佳作。历代文人墨客吟咏西瓜的诗词很多,我一路走来,也算吃瓜无数,可惜只进不出,人到中年,徒具西瓜之形,而无其实,到了吃货一个。
     现如今,人们的物质生活、精神生活极大丰富。市场上各种时令水果、反季节水果、国外进口水果琳琅满目、应有尽有。吃西瓜再也不是一种奢望与企盼,而是一年四季,随时可吃,想吃就吃。一首歌写得好,“家是最小国,国是千万家。”吃西瓜是居家过日子最稀松平常的一件小事,但它像一片透镜,能折射出世事的变迁,时代的进步,国家的发展。
     过去的岁月稍显苦涩,未来的日子必将更加甜美!愿时代的高速列车,载着千千万万个我,奔向远方。因为那里有更甜的西瓜!
上一篇
CopyRight 2010-2011 © All Rights Reserved.版权所有:西安石油大学校报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技术支持:西安青昱品牌策划有限公司 | 备案号:陕ICP备020436号